创业融资三部曲:第二部重新理解自己


这几年,听过很多创业者的伤心故事,其中有一个我印象特别深刻。


前年有个项目方,带我去参观他的厂房,占地十几亩的园区,也算有点派头。在他办公室聊起来,他说过几天,这个园区就要被银行收走了,是因为之前跟另一家公司做联保,那家公司出了问题,他的这个园区也要被银行收走拍卖掉。


这个行业他干了七八年,还做上了当地行业协会副会长,现在一切要从头来过了,之前楼下停着两辆宝马一辆奔驰也已经卖掉了。他说困难的时候,给身边的一些朋友打电话,有些直接把电话按掉,有些一听借钱就说自己手头紧借不出来,他心里很明白是因为这些人已经知道了他的情况,不敢借不愿意借,都说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,一点没错。


当时,看他失落的眼神,真是怕他一蹶不振,再也起不来,幸好,他没有放弃,开启了新的创业之路。后来我想,创业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,面对那么多困难,必须要有着一股狠劲,虽被现实击倒,咬着牙也要起来,怎能这么容易服输!


曾经我在一个创业服务平台上,看到过一句Slogan:“这就是你报复平庸最好的方式”。我相信很多创业者之所以走上创业这条路,就是不甘于平庸,再加上这几年媒体宣扬的“造富英雄”,心里更是蠢蠢欲动,在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大盘下,创业是一条暴富的好路径,只是这条路也确实充满了凶险。


古希腊的德尔菲神庙里有一句箴言:认识你自己。从古至今,人们最难的就是认识自己,“我是谁,我从哪里来,我要到哪里去?”人生哲学三问。作为一个项目的创始人,为什么我们要重视理解自己?因为我们需要重新定义自己,回答我们为什么要创业?我们是否合适创业?我们适合创什么业?


大部分人生的初期角色都差不多,一开始都是学生,当然由于出身家庭不同,可能你是某某人物的儿子或女儿,起跑线不一样。一到社会,有人选择考公务员、事业单位,进入体制内,有人去了公司职场,有人自己出来创业。不同的选择,不同的人生道路。


我们为什么会有不同的选择?


如果说好的能力,是能保证把事情做正确,那么清晰的价值观是为了选择做正确的事情。


我们初入社会时的价值观,可能是由原生家庭所影响的,毕竟二十多年的耳濡目染,金钱观、婚恋观、事业观等等都有他们灌输的影子。但是,随着一段时间的工作,我们内心真正想要的身份,可能会与父母所期望的背道而驰,他们希望你安安稳稳的干一份稳当的工作,而你的内心却住着一匹野马,渴望寻找一片属于自己的草原。


《我是歌手》节目里,音乐人李建在采访中,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,说很多明星在舞台上,在聚光灯下的表现,其实跟他平时生活中判若两人,媒体把娱乐明星捧成英雄般的人物是不应该的。


在他的认知里,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音乐人,而不是应该受人追捧的大明星,所以他一直过得很低调;前段时间,我又重温了下经典谍战片《谍影重重》系列,片中的杰森伯恩,是美国中情局训练出来的超级特工,是中情局眼中可随意利用的杀人机器。而杰森伯恩之前自愿加入绊脚石计划,他认为他是以一名爱国战士身份,光荣加入计划,他选择牺牲小我,成就大我。


所以我们的价值观、信念决定着我们的身份选择。人生道路上,往往我们自己希望的身份,与组织给我们的角色是矛盾的。组织在赋予你的角色时,总是有着一些规则、边界和束缚,有很多的条条框框。


所以,在这些组织内有很强创造力的,有很强自我价值实现要求的人,就会想出去创业,去突破角色的边界。如果你的内心有着强烈的自我价值实现的信念,有着对创业成就和对财富的渴望,那就回答好了第一个问题。

创业融资三部曲:第二部重新理解自己


我是否适合创业?


如果把在体制内上班比作一级风险游戏,把在民营企业上班比作二级风险游戏,那么创业就是最强的三级风险游戏。在这个游戏版图里,需要非常强的打怪升级能力,职业经理人需要的岗位技能是效率最大化,而创业者则需要掌握更多的技能、行业认知和资源。不然,一不小心掉个坑,可能就万劫不复,财富值全部清零,甚至是背负债务。


因此首先是心态上,创业是强者的角斗场,有强大的抗压性、充沛的精力、一往无前的all in精神;其次是能力上,有该领域的深度认知或技能;最好还有该领域的人脉资源,能整合供应链资源。


如果你在这个领域打过怪、踩过坑,摸爬滚打过那是更好,起码你是专业级选手。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创业,是草莽英雄的时代,那时候,下海就是碰运气,或者是做资源转化。现在的创业时代,团队越来越专业化,创新越来越深度化,竞争越来越白热化,项目可资本化的门槛越来越高。


所以,我认为有三类人出来创业容易成功,也容易获得资本的青睐:企业高管、连续创业者、行业专家,这几类人在之前的游戏版图里积累了创业能力、行业认知、人脉资源,当然还要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和“一招制敌”的能力,也就是核心竞争力。


我适合创什么业?


在创业的道路上,创业者也有很多的身份:比如,我就想着找到一个能快速赚钱的项目,做一个一夜暴富的生意人;我通过我擅长的技能、行业认知,干一个能细水长流的生意,做一个持续稳定的商人;我通过某种创新,整合团队资源,影响一个行业的发展,做一个社会认可的企业家。


在我眼里,只要合理合法,能一夜暴富的生意人除了运气,必定有他的过人之处;而媒体所宣扬的伟大企业家也并非一撮而就,而他们所背负的压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。我们氢创投资对项目创始人的一条考察标准是“人项合一”,你身上具备的特质、核心能力,与你目前创的业是否匹配。


比如你要做社区生鲜超市,你是否对货品管理、采购、物流有深度的行业经验和创新能力;比如你要做自动修图AI软件,而你之前却是一个做市场拓展的BD,隔行如隔山,一毛关系没有。其实,现在很多个人依托于大的社交电商平台,创业成功的案例很多,比如做自媒体、视频、内容电商、网红直播的项目,投入小,风险小,抓住细分领域的红利,还是有成功的机会。


但是在资本机构眼中,喜欢与什么样的创业者结合呢?答案是企业家型的创业者,持久的耐力,前瞻性的战略眼光,有可规模化发展的路径。


创业的身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不管你是摆小摊的生意人,还是坐拥上亿资产的上市公司企业家,不是资本看不上的创业项目就不是好项目,人项合一、有用户价值的项目就是好项目。


所以我们为什么出发?当你的用户对你的产品赞不绝口的时候,当你能带领团队创造更大的个人价值和财富的时候,当你的亲朋好友为你骄傲的时候,不管事业做多大,我们的内心必定是温暖喜乐的。


《激荡三十年》中,曾描述了中国的历次创业浪潮,从渐进式的模式创新,慢慢过度到技术的深度创新,从1984年第一代农村股份合作制企业走出来的农村企业家,到1992年的大批公务员下海创业,再到1998年互联网时代创业天团的诞生,中国的企业家在一代代演变,从早期的生活所迫,唯有经商,到后期的精英创业,改变世界的信念进化。


从小生意思维做起,是创业路上打怪升级的第一步。只有经验值积满,才能上一个新的Level。为什么精益化创业要提MVP,就是要用最小的试错代价切入市场,而不至于失败的后果让自己和团队受伤太重。


创业需要终局思维


当我们决定了要到达的目的地,就要有匹配的路径和方法论,要设想走到目的地所需要的能力和需要避开的坑。当我们定位好自己的创业身份后,我们要盘点我们是否具备支撑这个身份的能力层、资源结构层、以及外部环境层。


重新定义自己,就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创业项目,我们需要给自己做好人生身份的定位,做好价值观体系的梳理(价值观对应的是战略思维,什么时间做什么事,做什么事情更重要,该选择用什么样的人等等,都是重要的选择题),然后做好能力层的打磨和资源层的积累(能力的提升,需要我们对我们储备的知识进行结构化加工,以便于我们能快速调取使用)。最后,向创业路上的奋斗者致敬,和平年代,在商场上的创业者就是勇敢的战士。

创业融资三部曲:第二部重新理解自己


“大多数人都自认为知道自己最擅长什么。其实不然……然而,一个人要有所作为,只能靠发挥自己的优势。”——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。

大多数人往往是穷尽一生的时间来改善劣势,却很少关注优势。

创业融资三部曲:第二部重新理解自己


为了帮助人们发现自身优势,1998年,优势心理学之父唐纳德克利夫顿博士(1924-2003)与汤姆拉思及盖洛普科学家团队研发了一项科学的优势测量工具——优势识别器,并将这项独一无二的测量工具纳入到了管理类畅销书《现在,发现你的优势》